“廣元11歲少年遭生母皮帶抽打近兩小時身亡”後續
  4月14日晚,廣元市蒼溪縣11歲少年何陽傑,在家中被親生母親用竹條、皮帶持續毆打近兩個小時,雖經醫生全力搶救,最終仍不治身亡。這一家暴悲劇經本報報道後,在社會上引發強烈關註。
  昨日上午,何陽傑的遺體在蒼溪縣殯儀館接受了警方屍檢,結果尚需一段時間才能公佈。昨晚,蒼溪縣公安局通報稱,目前何陽傑的生母汪薇因涉嫌故意傷害,已被刑事拘留,相關案情還在進一步偵查中。
  華西城市讀本記者 廖金城 餘勇實習記者劉虎攝影報道孩子屍檢父親從廣東趕回見兒子遺體失聲痛哭
  昨日上午,華西城市讀本記者再次趕赴蒼溪縣城。在該縣殯儀館,一名工作人員透露,16日晚,何陽傑的父親已從廣東匆匆趕回蒼溪。
  “他連夜過來看了兒子。整個人是軟的,需要人扶著才能走路。”該工作人員稱,突然痛失愛子,何陽傑的父親看上去極度憔悴。這個三十多歲的漢子一見到兒子遺體,便忍不住放聲痛哭,“真的是太心酸了。我們不敢靠近,咋忍心嘛!”
  昨日上午10時許,經何父簽字同意,警方對何陽傑進行了屍檢。在法醫工作過程中,何父難忍悲傷,數次落淚。“最後其他家屬看不下去,把他勸上車帶走了。”該工作人員介紹,目前何陽傑的遺體保存在殯儀館。
  昨日,記者多次試圖聯繫何父未果。一名自稱何陽傑的家屬說,“現在我們也不清楚,啥時候娃娃才能火化、安葬。”警方通報涉嫌故意傷害何母已經被刑事拘留
  昨晚7時許,蒼溪縣公安局通報稱:因涉嫌故意傷害,何陽傑的生母汪薇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據警方介紹,經過初步訊問,汪薇交代了當日事發經過:14日上午,汪薇接到何陽傑老師的電話,稱何陽傑與四年級學生李某某一起,以學校要買體育用品、音樂器材等理由,從李某某母親手中要了180元錢,購買玩具。此事被李某某母親發現後,找到何陽傑的老師,通知汪薇到學校處理。汪薇到校與李某某母親見面後,得知事情原委,十分生氣。當晚7時左右回到家中,汪薇用發動機上的那種環形皮帶對何陽傑進行教育並毆打,何陽傑被打時跑出門外。其後,汪薇發現兒子倒在門外樓梯轉角處,表情反常,就將其帶回家中,並給他喝開水。後來,汪薇發現兒子情況越來越不正常,於是撥打120求救。何陽傑經蒼溪縣人民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偵查中,何陽傑死亡原因正在作法醫學鑒定。律師說法故意傷害致人死亡至少將獲刑10年以上
  蒼溪縣公安局通報,汪薇被刑拘是因為“涉嫌故意傷害”。那麼,這是否代表她的行為已被定性?
  記者就此採訪了南充律師協會副會長廖丹。廖丹稱,雖然警方目前是以“涉嫌故意傷害”對汪薇刑拘,但這並不代表最終定性。在法醫鑒定結論出來後,乃至隨著案件的進程,對汪薇的定性也有可能發生改變,“最終對其定罪量刑,要由法院來決定。”
  廖丹介紹,在假設排除母子關係的因素下,按照刑法規定,故意傷害致人死亡,將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死刑。而如果是“過失致人死亡”,按照刑法規定,將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記者調查事發當晚40多戶居民僅3人出聲喝止,卻無人報警
  有居民說:別人管孩子,報警乾啥?
  11歲少年在家中被母親抽打兩個多小時,凄厲哭喊;旁邊40多戶居民,卻僅有3人出聲喝止,無一人主動報警。為什麼事發當晚,絕大多數居民選擇緘默,最終導致了一起本可避免的悲劇發生?
  昨日,記者再次造訪蒼溪縣龍王溝大石巷,對出事房間周圍的80多位居民進行了調查。試圖還原悲劇發生時,他們各自的反應。
  心態一 和對方不熟 不方便阻止其教育孩子
  從居民口中,記者瞭解到汪薇平時不怎麼和鄰居接觸,加上平時大家都忙於工作,基本沒有什麼交流。“大家上班都早出晚歸的,哪裡有時間接觸,基本上連面都見不到。”汪薇所住房屋三樓居民張先生說,當時他不在家,是第二天才從鄰居口中知道此事的,對於何陽傑的離世,“非常難過”。
  “我也是當爸爸的人,平時也會教育孩子。氣不過的時候,會用樹枝什麼的打小孩手板心,但一般都是嚇嚇孩子,怎麼可能真的狠心去打。”張先生說,身邊朋友偶爾也會打孩子,如果是熟人,會去阻止,但和汪薇不熟,加上關著門,“孤兒寡母的,不方便去敲門”。
  如果當時遇到此事,會不會選擇報警?對此張先生說,“想都沒想過”。“別人教育孩子,又不是殺人,怎麼會想到去報警?再說,誰家父母打孩子會捨得下重手?”不過張先生說,經過此次悲劇之後,如果再遇到家暴問題,“我應該會選擇報警”。
  心態二 不願意阻止 默認對方教育孩子的方式
  家長教育孩子,即使手段過激一點,在很多受訪居民看來,也是“很正常的”。“俗話說‘黃荊棍下出好人’,我娃娃也挨過打,我覺得沒得哪家的家長不打娃娃的。”一樓居民劉師傅稱,自己的孩子17歲了,也打過一次。
  “在她15歲的時候,我打了她一次,用小樹枝打手,當晚她就給我寫了認錯書貼在我門上。家長教育娃兒時,被氣急了,肯定都會打一下的。”劉師傅說,他不知道何陽傑做錯了什麼事才被母親懲罰,沒想過後果會那麼嚴重。
  “她(汪薇)是孩子親媽,當時聽到她在教育孩子,覺得很正常,哪裡會想到她那麼狠心。”對面居民樓3樓的譚女士說,家家戶戶都關著門,教育孩子的事情多了去了,沒想過去阻止,“你去管了,她說不定還要指責你,不是自己找罵?”
  “中途聲音很小,以為只是簡單打一下孩子,所以沒有去管。誰家都會打孩子,哪裡有那麼多閑心去管?”居民樓二樓的馮老太說,“平時教育孩子,都要打一下手板、罰跪什麼的,別人家管孩子,報警乾什麼?”
  心態三後悔沒阻止不知她會這麼狠
  家住汪薇家樓上的文師傅,是事發當晚出聲喝止的居民之一。事發後,文師傅一直不願現身。昨日下午3時,幾經輾轉,記者最終在附近一家門市中找到了文師傅。
  得知記者來意,文師傅起初仍不願接受採訪,多番溝通之後,他才道出了事發當晚的情況。
  “我是晚上7時50分左右回到家的,然後在窗戶旁邊上網,聽到了汪薇抽打孩子的聲音。”文師傅說,當時汪薇情緒激動,一直在不停地說,“你還跑”、“喊你騙人”之類的話。認為對方只是在對孩子略施懲戒,文師傅說他當時並未在意。然而,直到半個小時後,汪薇還在一直抽打小孩,“娃娃一直在說,‘媽媽,不要打了,我錯了’。”
  文師傅稱,當時他心裡就有點來氣,“誰家打孩子打這麼久?”出於憤怒,他從窗戶沖樓下吼了幾句,“喊她不要打了,差不多就行了。”但在出聲喝止之後,文師傅並未到樓下敲門,或者選擇報警。
  何陽傑去世之後,文師傅一直很自責。他告訴記者,自己心裡一直不是滋味,“確實很後悔。如果當時能到樓下阻止,娃兒就不得死。所以這兩天,我連家也不想回。”
  在80多位受訪者中,有一些居民承認,他們在事發時曾聽到汪薇打孩子。其中大部分人表示,他們沒想到事情會如此嚴重,“如果早知小孩會出事,應該會去阻止,但當時估計也不會想到報警。”專家觀點家長教育小孩處罰不等於體罰
  昨日,四川省社科院教授胡光偉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孩子犯了錯,適當的處罰是可以的,但體罰應被制止。“娃娃犯錯,家長有責任教育,但將孩子打死,不論是失手還是故意,都要受到法律的懲罰。”胡光偉說,這一悲劇事件中,母親發現孩子犯錯,採取體罰的方式,在最初的出發點上就已經出現了偏差。“犯錯是應該給予處罰,但處罰不等於體罰,更不是暴打。”
  有鄰居發現孩子被打,卻未報警,對此胡光偉說,這一現象,可以說明老百姓普遍存在一種心態,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家的孩子人家管,這是家事。“其實這是一個誤區,任何家暴,每個公民都可以拿起法律武器捍衛自己的權益。儘管是人家在教育孩子,但一旦超過法律界限,就應該及時報警。”
  胡光偉提醒市民,不管是自身遭受家暴,或遇到有人遭受家暴,都應當及時報警,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華西城市讀本記者許雯
  面對他人家暴每個人都不該沉默
  對孩子的教育,究竟怎樣才算合適?昨日記者多方採訪發現,一個現實的尷尬是,不嚴厲管教不行,但棍棒教育稍有不慎就會釀成悲劇。那麼,對於社會大眾來說,當父母正在對自己的孩子進行棍棒教育時,我們究竟是保持沉默還是該“多管閑事”?
  “在這種行為面前,我們不能沉默。”蒼溪縣關工委一負責人說,即便是見到他人在教育自己的孩子,如果方式方法過於粗暴,也要果斷制止。可先採取勸阻等溫和方式,防止不良後果發生。同時,別忘記報警求助。在民警趕到前,要隨時監控事態的發展。
  華西城市讀本記者羅思章網友評論責備型
  Alice魔鬼中的天使:好歹毒的女人,虎毒不食子 ,畢竟是你親娃呀……
  -萱小跳:好心狠的媽媽,孩子有錯要管教,但不能這麼簡單粗暴!
  關秋傑:孩子犯錯很正常,這媽媽脾氣也太暴躁了。詰問型
  wang_ying:打了兩個小時,就沒人去阻止?
  簇橋龍井社區:100多塊錢,竟然買走了孩子脆弱的生命。
  說謊愛人:我住那旁邊的,唉,親生兒子就值100多塊錢?
  花雨黯:為什麼會這樣,你為什麼那麼衝動,畢竟是自己的孩子。衝動過後受懲罰的還是自己。思考型
  在中心地帶841228:她只是想教好孩子吧!就是方法太過了,輕重不分,衝動的懲罰。
  滑落滿地愁:這個母親會後悔遺憾一輩子的,懺悔吧!
  楚地苕丫:我相信孩子他媽也後悔了,衝動是魔鬼啊。
(原標題:後悔沒出面阻止 孩子死後 樓上鄰居一直很自責)
創作者介紹

mr46mrnwx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