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非所有的情侶都喜歡安靜,那些一進來就直奔最安靜的房間或角落的,通常是熱戀中或者窗戶紙將破未破的男女。
  他們就是這樣的一對。看上去非常年輕,女孩穿著朴素,一頭直長髮,相貌漂亮,男孩外形與氣質再普通不過,人群中不會有人多看他一眼。他們顯然不是經常來咖啡館,一杯檸檬水喝完了,還沒有決定要點什麼。
  “要不,我們喝一點點酒?”男孩語氣遲疑,尤其顯得小心,女孩的臉竟然紅了,卻故意裝作老道地說,好啊。
  在喝什麼酒的問題上,又卡住了,最後,女孩決定自己去展示櫃選。
  展示櫃的上半部是提拉米蘇與芝士蛋糕,啤酒放在下半部分。女孩半彎了身體,兩隻白晰的小手併排放在膝蓋上,像看魚缸里的金魚似地盯著那琳琅滿目的啤酒。
  “嗯——有沒有櫻桃味的啤酒?”她問站在一旁的女服務員,得到否定的答案後,又問:“那草莓味的呢?”女服務員拉開門,拿出一瓶,說要不你嘗嘗這個,蔓越莓味的。她接過深褐色的酒瓶,端詳了好一會兒,問,這酒是什麼顏色的?
  年齡相仿的兩個女孩開始熱火朝天地聊啤酒,推薦口味交流感受,彼此饒有興緻,興奮點卻完全不同。女服務員向女孩推薦她認為口感好的白啤或黑啤,它們是啤酒大咖們的最愛,女孩故意表現得很感興趣,卻永遠在選擇的時刻,猶豫。
  我建議她試試冰銳,一種果味氣泡酒,有許多顏色與口味。看到透明玻璃酒瓶中淡雅的顏色,她長舒了一口氣。
  女孩為自己選了一瓶粉紅色的,拎進小房間與男孩商量了一會兒,又親自走出來,幫男孩拿了一瓶冰藍色的。
  天黑了,我進去拉窗帘的時候,他們的酒已經喝了一大半,兩隻酒瓶併排站在小茶几上,挨得比一般酒瓶更近,剩在瓶中的酒像用標尺量過般,幾乎一模一樣,一個粉紅一個冰藍。小心翼翼地守護這樣的一致,於旁人來說,毫無意義,於他們而言,卻似乎是一個令彼此心安的約定。
  男孩的提議很妙。鮮少去咖啡館的人,去了咖啡館,鮮少喝酒的人喝了酒,使這個夜晚從無數普通的夜晚中跳出來。女孩的配合更妙,她堅持在充滿啤酒花苦澀滋味的啤酒中,尋找櫻桃與草莓的口味,在深綠或深褐的酒瓶中,尋找粉紅與冰藍,這個稀有的夜晚,簡直就成了彩色的夢。
  “那次見面,我們喝了一點酒。粉紅與冰藍相撞時,一株新綠清脆地生長。”記憶是個挑剔的老婦人,唯有心存敬畏、格外小心方能入她之眼,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對許多事情都變得隨意,於是日子越來越快,記憶越來越少。  (原標題:粉紅與冰藍相撞時)
創作者介紹

mr46mrnwx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